那一刻,我們改變了世界

創造諸葛四郎的英雄

畫出臺彎第—個漫畫偶像的葉宏甲

張耀仁撰寫

葉宏甲( 一九二四~一九九0)’生於臺灣新竹。 —九四五年葉宏甲和陳家鵬、洪朝明、王超光等人,創辦了《新新》雜誌,以漫畫見證了時代。一九五八年於《漫畫大王》週刊發表漫畫〈諸葛四郎〉一炮而紅,風靡臺灣當時青少年,共畫出九部五十五本作品, 也使得諸葛四郎成為臺灣漫畫界第一位偶像英雄人物,《諸葛四郎大鬥雙假面》還曾兩度拍成電影,以及電視連續劇。一九六五年, 葉宏甲成立「宏甲出版社」,整理出版作品集外,還繼續創作〈大 戰金銀島〉等多部諸葛四郎續集。一九七四年葉宏甲首次中風,仍然創作不懈。 一九九O年四月二十二日葉宏甲因再度中風,與世長辭。

豔裡的零食    手裡的漫畫

福利社裡面什麼都有,就是口袋裡沒有半毛錢,諸葛 四郎和魔鬼黨到底誰搶到那枝寶劍,隔壁班的那個女孩 怎麼還沒經過我的窗前,嘴裡的零食 手裡的漫畫 心裡初戀的童年

羅大佑〈童年〉

 

羅大佑唱遍台灣街頭巷尾的〈童年〉中提到的諸葛四郎,是五O 年代孩子的「超級偶像」 ,他和好友真平,兩人同心協力打擊魔鬼黨的漫畫,劇情懸疑、人物突出、熱血鬥志,在在吸引了當時讀者的目光。每到連載漫畫出刊,書店外總是擠滿了小朋友,一旦拿到最新一期的《兒童漫畫週刊》五) ,他們便圍在一起七嘴八舌爭睹最新的諸葛四郎劇情, 「那- 段時日裡,在全國兒童的睡夢中都有同一個英雄人物!而諸葛四郎的高潮就在於,始終沒有任何另一個漫畫創作能重複它的輝煌。」 已逝的知名導演楊德昌說。「坦白說,當時我並沒有很大的信心,只希望不要輸給別人太多就好了。沒想到剛在雜誌上推出兩期,讀者的信函便源源飛來,一時之間竟讓我不知所措,只得日以繼夜的拚命畫……」 諸葛四郎的創造者葉宏甲在接受記者訪談時,回憶起當年作畫的情況,表示當時讀者寄到出版社的信,經常是-麻袋- 麻袋裝著送到他家裡,這些如 「雪片般飛來」的信件讓他有了繼續作畫的動力。

談起鼎鼎大名的諸葛四郎,必須將時光倒轉至一九五八年,當時葉宏甲剛滿三十五歲,剛被《學友》雜誌退稿,正尋思日後的發展方向。由於他先前曾接受大華出版社邀請創作《臺灣民間故事》,因此當大華出版社社長黃宗葵創辦《漫畫大王》時,即力邀葉宏甲為其雜誌創作連載漫畫。在知遇之恩的回報心情下,葉宏甲交出第一篇漫畫作品〈諸葛四郎大戰魔鬼黨〉,原本只想畫個十幾回,沒想到讀者的熱烈迴響,也讓「諸葛四郎」的名號響徹臺灣,迄今仍深植三、四年級生的腦海當中。

這樣懷抱著萬般期待的揣測,想必是許多人小時候曾經擁有的心情。漫畫研究者洪德麟便表示,那時候每個禮拜要跑四、五公里的路程去排隊等漫畫,大多是同學十幾個人湊零用錢,買一本《兒童漫畫週刊》輪流傳閱,等到後來發行單行本,再去租書店租來看。在那個缺乏視聽刺激的時代,「看漫畫」是孩子最大那個缺乏視聽刺激的時代,「看漫畫」是孩子最大的娛樂,而諸葛四郎就是孩子心目中的大英雄。

英雄崛起展俠義

事實上,創造諸葛四郎的葉宏甲原本並非以畫漫畫為生,而係任職於農林廳。一九三八年因為喜愛漫畫,與漫畫同好王花、洪朝明、林河世等人結成「新高漫畫集團」’-九四0年完成中學教育後,參加「新日本漫畫家協會」與「川流藝術函授學校」,於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創辦《新新》雜誌。一九四六年二月一日,葉宏甲創作的圖畫〈專賣風在那兒吹著〉,刊載在該月刊,畫面上一字排開的私菸,彷彿預示了一九四七年因追緝私菸而爆發的二二八事件,顯示了葉宏甲對時局的敏銳觀察。 當時「新日本漫畫家協會」發給每個會員一枚胸章,象徵一份榮耀與身分,也因為這一枚小小的胸章,使葉宏甲在新竹結識更多漫畫同好,陳家鵬就是在此時與葉宏甲、洪朝明、王花成為死黨的。陳家鵬回憶道:「當年,我們四個人有所好:洪朝明偏愛各國民俗風情,王花講究繪畫的黃金比率,葉宏甲則對『鞍馬天狗』、『宮本武藏』等小說特別著迷。」也因為接受的是日本教育,在葉宏甲的漫畫裡可以找到一絲絲年輕時,受到日本文化影響的人物造形,像是笑鐵面、哭鐵面等蒙面文化。然而,葉宏甲認為自己的漫畫是很有中國味的。他解釋諸葛四郎與真平的創作緣起,係出於自己「從小讀過許多演義小說,對於歷史中盡忠盡孝者特別崇拜」。因為這一緣故,諸葛四郎與真平的名字皆來自於古人之名,諸葛郎是「諸葛亮加「楊四併,意指「忠孝雙全」;「真平」則取自「真誠平實,寓意忠孝與真誠乃是俠義者的必備條

「在這種動機下所創造出來的人物,自然偏重『俠義、勇敢、智慧與正氣』了葉宏甲解釋,很多人誤以為葛四怪力亂神之作,遭到許多父母教壞孩子」的指責;但他覺得四郎與真平的所做所為,充分表現忠孝仁義與智慧,完全符合中國章回小說的訴求精神

《諸葛四郎》系列漫畫走紅後,每週一到出版時,總是累得出版商連覺也睡好。通常清晨三、四點鐘就被經銷商吵醒,準備要來批貨到書店裡賣。而葉宏甲則每天從早上八點畫到晚上十二點,大天可畫二十頁原稿。在那一時期《諸葛四郎》系大戰魔鬼黨〉、〈決戰黑蛇團〉、〈大鬥雙假面〉、〈大山嶽城〉迄〈龍虎十劍士〉為止,始終活躍於大華出版社的《漫畫大王》畫週刊》系列刊 物上。期間有許多出版社高薪挖,但葉宏甲為了回報大華出版社老闆的知遇之恩,始終未曾選擇離開。直一九六三年《臺灣漫畫週刊》停刊,諸葛四郎仍以單行本方式發行了《諸葛四郎戰金銀島》等,迄一九六五年才結束

知名漫畫研究者洪德麟在分析這部作品的成功之處時表示,魔鬼假面所代表的反派人物,可能受到當時日本漫畫《赤銅鈴之助幅井英一作品的影假面文化創物的神,使得讀者揣測究竟誰才是那假面背後的主人?

也就是在這樣好奇心的驅使下,讀者被劇情深深地吸引,而故事的節奏緊張、戰面刺激以及情節高潮迭起,在在引人入勝;再加上諸葛四郎與真平不屈不撓奮戰精神,更讓讀者跟著他們一起遇到困難, 一起度過一次又一次的考驗。

事實上,葉宏甲表示他最初構想諸葛四郎的靈來自偵探小說,認為偵探小說能夠訓練兒童的思考能力,因此在劇情中他也安排了偵探小說必備的懸疑性。他認為構成漫畫的條件是:諷刺、誇張與單純。而欣賞他所畫的諸葛四郎系列漫畫, 無論是正派或反派人物皆在造形上下了不少功夫,並且牢牢抓住了俠義類型創作所必備的元素:爭奪寶物與邪不勝正,這個設計與主旨皆深深吸引小讀者們的目光,最終成為一代創新的經典作品。

雄雖折劍,但諸葛四郎長

諸葛四郎系列漫畫於一九五八迄一九六五年間,風靡全臺灣,幾乎小學生人然而因為當時小學畢業需參加國中考試才能繼續升學,因此許多家長對於孩子沉溺在漫畫中頗不諒解。葉宏甲的太太即回憶當時「到處有人撕漫畫書、子」,讓她為先生的職業感到很丟臉。而葉宏甲的朋友也對他說:「我的小你的漫畫害慘了!」

雖然外界不理解葉宏甲,他的孩葉佳龍回憶起父親的沮喪時,相當堅定表示:「我們都以有個漫畫家父親為榮,童年時期也都因此當上學術股長,在校都有很不錯的成績。

九六 二年 內政部與教育部會銜公布連環圖畫輔導辦法》,並於九六六年開始實施關辦法且頒訂查程序、查標準等 查規定之嚴厲幾乎斷絕本土漫畫家的創意 史稱 臺灣漫畫大劫 。在查制度不夠健全的情況下時年四十八歲葉宏甲的漫畫創生涯受到影響他開始斂起諸葛四郎的傳奇武功也因查辦法中對編劇有諸多限制葉宏甲經常靈感不濟最終只好收己創辦甲出 遣散十幾位學徒這對於曾經意氣風發的葉宏甲來說想必是不小的打擊。

在連環圖畫編印審查的波及下是葉宏甲受到影響許多同時代的臺灣本土漫畫家也幾乎紛紛停筆尤其創意受到箝制、規定不甚合理以及審查弊端叢生更令許多本土漫畫家轉向報紙或雜誌畫發展根據研究當時臺灣的漫畫創水準漫畫查制度的頒訂扼殺漫畫家的生路甚至漫畫家轉業成為出版商以翻印本漫畫送為主此舉使得臺灣漫畫創作形成斷也造成迄今臺灣漫畫市場猶受本漫畫宰制的局面影響甚鉅。

九七四年葉宏甲首度中風從鬼門關前回來後左半邊癱瘓剩右手得以作畫仍每天畫上四、五小時遭到報社無情地退稿。但葉宏甲不氣餒仍繼續創作繼續抱持著他的 俠義夢 ,一劃地畫著畫著

九九O 年四 二十二創造諸葛四郎的葉宏甲因病過世消息傳來出生於國四O者莫同感悲傷彷彿雄折劍童年遠離。但者心中葉宏甲晚年不懈作畫堅定的身影讓我再次想起那綁著兩枚髮髻身穿紅黃點戰袍的雄諸葛四郎

發表迴響